2007/08/08

角度交換

那些筆記中
看到一篇,當初雷老師上課時說的一個故事:

老師曾在一個聾啞學生的單位教他們畫畫
其中有一位學生,在[說話](比手語)時,會發出聲音
那是因為這位學生不是從小受正規聾啞教育長大的,
所以他不懂怎麼控制自己不發出聲音
因為他聽不見,並不知道自己發出了這些沒有意義的怪聲
對聽的見的人來說,是一種干擾

老師因為教他們畫圖,所以也開始學的點手語
一天,老師比了個手語,要大家[注意看著他,要專心]



頓時,所有學生愣了一下,突然哄雷的掌聲,
因為老師這次說了他們的語言,而不是用[翻譯的]
此時,老師才發現,平時說話中,手的揮動,所有手勢都是不具意義的
只有這個動作,是他們的語言時,對他們來說才是[話]
那平時說話時的那些無意義的手勢,是不是對他們來說,
就如同我們聽到那些,不知道自己發出無意義音節的狀況是一樣的
同樣是一種干擾

2003/10/29

當時聽完這故事,心有點被重擊一下,感動的只有落淚
記下並畫下[那句話]
現在在看到這篇,還是一樣感動

3 則留言:

璁歌 提到...

嗯!是很感動啊!你還記得威廉赫特演的電影嗎?片名叫什麼呢?有時候在游泳池,也會學他,蹲伏在泳池底,體驗哪種沒聲音,或者聲音扭曲微弱的情境!

Lea 提到...

恩恩
依稀記得
我也忘了電影名

我以前同事中有許多位也是有聽障的
所以當老師敘述那同學發出的[干擾聲]
更有感受那情境
我也曾教過一位同事電腦動畫
真的極為困難,後來他的放棄讓我自責難過很久

璁歌 提到...

片名叫
"悲憐上帝的女兒"
昨天下午
抽空看了 練習曲
猛然了解
運動的地方
有位認識的朋友
肌肉線條超漂亮
但講話腔調怪怪 耳朵也都待了耳機
應該
也是 聽力有障礙吧!

週日下午
天在下雨
人在加班!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