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30

追尋

朋友夫妻兩期待了10個月的小baby 牧蝶
在2008年10月21日出生了,但卻因醫院醫生的疏失,而離開了人世
短暫的來到人世間一下,留給父母及親友需多的傷心遺憾

以下是牧蝶媽媽寫的文章
我轉貼她的目的,是因為他們想要對醫院進行法律訴訟,但有都知道我們都是小蝦米
很難對抗這些大鯨魚,更何況是這麼有名,人人都覺得是一個善心團體的醫院
他們也只能在網路,部落格上控訴一下,訴說自己的無奈及委屈
做為朋友的,我能幫他的也是傳遞他的感傷訊息給其他人知道,
借由此希望有一天醫院單位能真的面對自己的疏失而有所悔改的動作

這是爸爸的部落格,文章轉載於此處
http://www.wretch.cc/blog/Salsajose/824848
如果牧蝶還在,就5個月大了……我問花媽會是什麼樣子啊?她說會翻身了,正好玩。我貧乏的想像力,腦海只能勾畫出牧蝶不插呼吸管的熟睡模樣,那對我來說,已是最大的安慰了。

去年﹙2008﹚10月21日下午1點多,媽媽手冊上記載39週又一天,我住進新店慈濟醫院,我的祕魯ㄤJOSE和我帶著滿心期待準備迎接寶貝女兒到來。夜裡11點45分,緊急剖腹手術後,我們的寶貝因為缺氧太久,無法自發呼吸,立即住進加護病房。

11月21日,我們的女兒回天上當星星了,Almudena Chaska,後者是我婆婆在我生產前一天,透過視訊幫女兒取的名,意思即「天上的星星」。




加護病房29天,是牧蝶努力忍痛撐著,就為了讓她的mami面對一個經過數項醫學測試、主治醫師也下了判斷的殘酷事實︰牧蝶一輩子都要依賴呼吸管,預後也不會好轉。

接下來呢?
醫生建議我們轉民間呼吸照護病房,或是帶回家,交由牧蝶自己決定。

JOSE問我何時要接牧蝶回家時,我幾乎崩潰、泣不成聲︰「不行不行,太快了,我還沒準備好……」
他抱住失聲的我,神色戚然的說︰「多久才夠你準備好?愈久你會愈捨不得的……」

一日,早已過探訪時間,我們仍留在病房,這才知道,護士從餵食管灌入母奶前,必須先從牧蝶的口、鼻抽痰,4小時就一次……JOSE因而明白了為何女兒到夢裡跟他說「痛痛」!看到護士為牧蝶翻身、改換姿勢,她粉嫩嫩的小手小腳完全癱軟無力,我才醒覺到母親的自私,只想多留她一些時日,沒想到她打從出生就氣管內插管、鼻口抽痰、雙手雙腳輪流打針,或是輸入營養劑或是抽血檢驗…出生3700公克,聽到的人都說她是個胖娃,本應在爸爸媽媽滿溢的愛裡健康成長,可是她無法睜開眼、全身麻木難以動彈,時時刻刻都在受苦。

牧蝶走後,我和友人提起盤桓心中關於生產時的疑點,友人鼓勵我們問清楚。
12月22日,慈濟醫院應我們要求召開說明會,將近兩個小時的會議,針對我們的最重要疑慮「子宮破裂的原因」,醫院的回覆始終是「不知道」。
今年﹙2009﹚1月11日,醫院再應我們要求召開第二次說明會,主治醫師仍堅持原本立論,「不知道子宮為什麼破裂」…。

農曆年前,我們啟程回到JOSE的家鄉,探訪久久不見的家人朋友。
人前習慣堅強,只有在JOSE面前我無須保留,一本滿是牧蝶照片的相簿,成了我隨身的必備品,思念殷切,我沒辦法不去看她,看了淚又無法止,心口有個洞,摸不著,卻又深刻烙存……
有天JOSE說︰「你不能再這樣下去,要不然有一天我也會撐不住的……你知道為什麼到現在你都還沒有夢見娃娃嗎?因為她知道你還在傷心…不是不能傷心,但不要只想著娃娃無法和我們在一起的痛,也要想想我們有娃娃的喜悅,想想她美麗的小臉蛋,想想她曾帶給我們多大的滿足,即使只有短短的29天。娃娃一定希望她的mami好好的……除非你想念她時總是美好的,她才可能到你夢中相見。」

為了夢見女兒,我努力抑制情緒,慢慢慢慢的,淚不再任性潰堤,漸漸的,思及和牧蝶在一起的時光,我有了笑容……。

沒多久,我收到朋友轉寄來聖嚴師父圓寂的訊息,我點入法鼓山的網頁,看到師父曾倡導的「心五四運動」中的四它——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放下它。


40天的遠行,是我「接受」牧蝶離去的旅程。

***

和醫院兩次的說明會皆無疾而終,主治醫師無法提出具體證據反駁我們從其他婦產科醫師得到的意見「子宮破裂可能是護士推壓造成的」,而我因為無法接受「不知道」的回答,嘗試從書本和網路找解答。文獻中可找到子宮破裂的原因可能有︰

*產後子宮壁原有疤痕﹙如剖腹產、子宮肌瘤手術﹚因子宮收縮牽拉及子宮腔內壓力升高而發生斷裂。
*手術創傷。
*胎先露部下降受阻,原因可能是骨盆狹窄、頭盆不稱、胎位異常﹙如忽略性肩先露﹚、胎兒異常﹙如腦積水﹚、軟產道阻塞﹙如卵巢瘤嵌入骨盆腔﹚,均可使胎先露部下降受阻,為克服阻力引起強烈宮縮導致子宮破裂。
*不當使用催產素等。

而所謂「胎先露部下降受阻,為克服阻力引起強烈宮縮,而導致子宮破裂」,也就是我們在第一次說明會後請教其他婦產科醫師後,他看了病歷因此判定是人為推壓造成我的子宮破裂。

關於生產過程,我記得非常清楚,主治醫師在生產過程中不下一次重複「寶寶不能這樣子太久」,說明會上醫師的回答是︰「仍舊有下降。」但是,其下降進展是否不如預期?而一旦下降不如預期,護士持續在陣痛來時施壓,子宮內部壓力無法順著胎兒下降而出,當然必須尋他處出口。

至於子宮破裂的跡象和症狀︰「典型的子宮破裂跡象和徵兆有︰胎兒窘迫﹙根據異常的胎心音判斷﹚、子宮內壓力降低、子宮收縮力減少、腹痛、已下降胎兒往內縮、出血和休克。」﹙The classic signs and symptoms of uterine rupture are as follows: fetal distress (as evidenced most often by pattern of abnormalities in fetal heart rate), diminished baseline uterine pressure, loss of uterine contractility, abdominal pain, recession of the presenting fetal part, hemorrhage, and shock.﹚


我在產台時曾明確表達「痛,不一樣」,其他婦產科醫師聽了也都肯定那就是了,因為子宮破裂的症狀之一就是「腹痛」。在說明會上詢問主治醫師為什麼聽到了沒有立即處理,他無法回答,只說那是症狀之一,但不足以據此就決定剖腹。

子宮破裂是所有醫生都知道一旦發生就是非常緊急又危險的,而我清楚主訴「痛,不一樣」,主治醫師承認那是症狀之一,卻仍要等到其他症狀出現了才決定剖腹……再緊急的手術也來不及了!!

仔細回想,我們和醫院的溝通,其實是築在非常不信任的基礎上。
『由於醫師對於醫療風險的認知,與一般民眾有很大的落差,且一旦承認錯誤,將來若進入司法訴訟程序,將會成為不利的證據。因此,醫師在面對醫療爭議事件病家提出質疑時,基於自我保護原則,大多不會承認醫療過程有錯誤或疏失。』

『病人或家屬的身分背景不同,和醫院或醫師溝通談判的條件與能力也不同。但雙方和解破裂最主要的原因,常是因為病人和醫生站在不同角度,以不同的態度看待醫療爭議問題,因此,容易造成彼此的誤解,使得溝通無法對焦。』
﹙以上摘自醫療改革基金會之《醫療爭議參考手冊》﹚

身為病患本人及家屬,我們在遭遇失去愛女的悲劇後,唯一的要求就是︰院方誠懇面對,仔細還原事件當時的細節,以釐清事情的真相。但說明會時,不僅在場的三位婦產科醫師都無法針對「子宮為什麼破裂」的問題,給予清楚合理的回覆,代表院方出席的徐醫師甚至這麼總結︰「如果你們不相信﹙還是「不滿意」……我不記得明確用詞﹚我們今天的說明,可以去請教其他的婦產科醫師。如果有不一樣的回答,再跟我們社服室反應。」

總結的這句話,我們聽到兩層意涵。
第一個意涵是︰醫院很開放,希望我們多多聽聽外面的聲音。

但是很矛盾,我們是在慈濟接受醫療,為什麼醫院無法把握給我們說明,反而要我們去聽聽外面的聲音?

更矛盾的是,我們遵循徐醫師的指示去請教其他醫生,而其他醫生也的確給了不一樣的意見,我們在第二次說明會上提出後,主治醫師聽了不僅無法提出具體反駁的證據,只堅持「不可能」。既然如此,最初要我們去問其他醫生的意見,是什麼用意呢?

第二個意涵是︰溝通到此為止,我們該說的都說了。

帶著全然信任去慈濟接受醫療的我們﹙JOSE不止一次問我︰難道我們百分之百的相信醫生和醫院,錯了嗎?!﹚,遭遇了失去愛女的悲劇,醫院事後的立場卻是「不相信就去問其他醫生的意見」或「言盡於此」,這是慈濟醫院面對病人和家屬心有存疑時一貫的態度,還是給予我們的特殊待遇?

因為誠實溝通空間不再,當初只要醫院給予真相的原意,如今看來是不可求了。

還能怎麼辦呢?我不斷不斷的問自己……等待醫院最後的回覆,我清楚「不能期待」,但仍免不了有那麼一丁點希望,希望有機會瞥見似已惡質的醫.病關係中仍存有誠實以待的可能性……我仍抱著希望……。


2 則留言:

xin 提到...

對於這樣的結果深表難過

那家醫院也真是的...
以下就當我是造口業吧:
當我自己在2006年初某天中午因為噴射性嘔吐加上視力扭曲跑到這醫院求診時,因為離公司最近.醫院的志工很專業,但是急診的醫生大概是太年輕吧,沒有辦法判斷我的病症,還說懷疑我吐成這樣會不會是懷孕了!? @_@

不過也是老天的安排
我沒在這家醫院被診斷出腦瘤症狀
要是被診斷出來就一定得在這邊開刀,依照他們的醫術跟診斷,ㄟ...我大概不會在這裡留言吧.

當時我就把這樣的狀況跟我的一位同事說,"再專業撫慰人心的志工配上醫術不行的醫生就算發多大的善心也沒用啊~~~"不過同事不以為然她覺得"醫病先從心醫,心定了病也好一半了"

我是不否認她的看法,但是一間醫院真的要有好的醫術才有它存在的理由啊.

Léa 提到...

我聽說的
因為薪水比較少
希望員工也有奉獻精神
所以大多是經驗不夠的人員願意來奉獻
有經驗的奉獻給鈔票

所以...........

礙~~~